足彩竟彩比分女足:
2012-07-27 13:20:19   來源:中國經濟網    點擊:

中国竟彩比分之播 www.ydfvf.com
文交所總設計師 彭中天

“份額化”幾乎成為文交所留給這個時代的唯一印象,以至于在份額化的嘗試宣告失敗之后,許多人直覺上認為文交所已經走到了盡頭,甚至不值得再提。事實上,不僅是公眾難以跳出“藝術品份額化”的誤區,甚至很多業內人士對“文交所”這一制度設計的理解也存在盲點,遲遲難以進行有效的創新。

因此,進一步理清文交所在整個文化經濟戰略中的基本定位、職責以及運行模式;集思廣益,完善我國文化產業的市場化機制包括文化產品的交易機制,仍然是一個重要課題,而不是簡單地否定或者批判。

  就此,本報記者采訪了最早提出文交所這一制度設計,被稱為“文交所總設計師”的彭中天先生,回答什么是文交所,文交所在“后份額化時代”的創新基礎在哪里。

  徐建雨:在文交所承受如此質疑的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回過頭來重新審視,問一些最基礎的問題,比如,文交所到底是什么?作為文交所概念的提出者和總設計師,您為什么要提出這個概念?

  彭中天:
卓別林的《摩登時代》已經把工業化的特征演繹得非常清晰了。工業化就是一條流水線,通過持續地消耗自然資源、人口紅利等這些不可再生的資源來維持運轉,并且不能停。我國作為一個人均資源占有量這么少的國家,靠工業化來維持現有的高增長是難以持續的,況且我們還處在全球工業產業鏈的底端。所以,從國家戰略的層面考慮,中央提出了必須大力發展文化經濟,促進經濟產業轉型的思路。

  文交所這個概念的提出正是基于這樣的要求,它是為國家從工業經濟轉向文化經濟的戰略轉型服務的。在一個經濟轉型的時候,一定得有相應的制度安排。需要一個抓手、一個平臺,否則怎么轉型呢?

  而這份使命也只有文交所能完成,它是廣義虛擬經濟學和政治制度經濟學框架下的一套新的制度安排。指望現有的業態,包括拍賣、甚至是畫廊來幫助完成這個轉型是不可能的,他們先天不足。

  徐建雨:為什么傳統業態,比如拍賣,甚至是畫廊的制度設計就難以承接國家向文化經濟的戰略轉型,而必須重新設計“文交所”這樣的一套制度安排?

  彭中天:
文化經濟的起點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就是產權經濟。中國所有的改革莫不是從產權開始的,發展文化經濟也必須如此,其核心同樣是確立文化產權。而產權必須借助文化價值體系,被評估成資產才有意義,實際上是在創造另一種財富。

  建立文化價值體系的關鍵就在于文交所

  某國有企業有一條清朝黃花梨的整木的案臺,但不能計入資產,只能在物品登記里面寫:有黃花梨一臺。放著就一文不值,明明是一塊資產,就是無法盤活;但誰也不敢賣,因為沒有一個公允的價值標準擺在那邊,即使賣出一個天價,人家都有理由說你流失國有資產。

  文化產權按照現有業態的規則,必須經過真實的買賣去檢驗,在成功售出之后,才能把這筆錢記入資產表。但如果有了文化價值體系,哪怕不經過交易實證,也可以據此隨時評估出一件藝術品的價格,將其列入資產管理,而不是辦公損耗品,進而可以去抵押融資,進行金融化操作。

  就像土地一樣,由于擁有公開的招拍掛市場,能夠產生大量的公開市場反復交易的數據信息,從而形成一套土地的價值體系,借此可以推導出任何一塊土地的價格,不需要通過真實的買賣來檢驗,并且能夠變成資產做抵押、做融資。

  因為建立了土地價值體系,土地才能被作為一項資產得以評估,得到金融的承認,從而變成財富標志。

  而文化價值體系的形成與土地的如出一轍。如果文化產權市場通過公開的交易平臺,實時產生大量的公開交易數據信息,將這些數據匯總、梳理,就可以建立一套文化價值體系,以此來推導任何一項文化產權的價格,并能夠資產化。

  所以文交所的意義在這兒。沒有交易所這個平臺,就得不到公開真實的市場化交易數據,無法建立價格參照系?;鵲幕焯煸諑?,拍賣行的拍賣數據也有,但是那個數據是沒有用的。因為現代的金融不承認它那一套。
  并不是因為文交所是新的制度安排,所以它就一定先進,而是它在制度設計之初,就考慮了文化產權將來作為經濟支柱時所必須具備的產權化、資產化、金融化的要求,在制度設計上符合金融的邏輯,而傳統業態,比如拍賣,甚至是畫廊,則缺少金融方面的制度設計,金融難以介入,甚至是排斥的。而沒有金融的介入,文化永遠不可能轉變成財富,成為經濟的支柱。

  所以說,由傳統業態幫助實現文化經濟的轉型和發展是先天不足的。

  徐建雨:我提這個問題,是基于國內目前存在著60多家文交所。很顯然,并不是叫“文交所”就真的是文交所。所以,什么是文交所?事實上,文交所現在背負著巨大的輿論以及監管壓力,而且政府的壓力也很大。

  彭中天:
上面說到,文交所就是一個文化資源要素的聚集平臺,一個文化價值體系的形成平臺,一個為藝術品定價的平臺,更是一個文而化之的轉化平臺。

  只有當它具備了這個功能,那它才是文交所。所以現在很多人指著文交所罵,指著份額化罵,覺得罵的就是文交所,其實他們指著罵的那些文交所只是叫“文交所”而已。

  所以,什么是文交所?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不能在這樣的戰略機遇期承擔起文化經濟轉型和發展的使命。如果它承擔了,那它就是;如果沒有,即使名字叫“文交所”,但它也不是!

  必須要重視文交所

  政府和市場之間隔著一條河,整個市場是沒法管的,但是不管又不行,那就通過公開市場去管理和引導。而交易所正是這樣一個各種要素在其中聚集、交換的文化公開市場。所以文交所是政府市場化管理的工具,也是一個要素聚集、交換的公開市場。

  舉個例子,故宮(微博)那么多文物放著也沒用,把版權拿出來授權給一個公司做復制品,做設計,比如跟LV合作,這比孔子學院的效果要好。但假設有人要買版權,那他出多少錢呢?所以就需要去交易所掛牌嘛。像版權這樣的無形資產,沒有一個公開市場不能公允地定價。所以文交所是這個作用。

  有人對文交所不理解,以為就是做一個份額化,然后指著這一點就否定。份額化只是將藝術資產證券化的一個手段,是一種定價工具,沒有份額化,就沒有人能買的起文化這個大單,因為文化的存量太大,連國有企業改制都是走證券化,何況文化資產要變現,不走證券化、大眾化誰買得起?

  但這只是作為文化資產證券化嘗試,是想找到文化產權轉化為社會財富的一個出口。對不對是另外一回事,偉人的第一步也會摔跤嘛。但是文交所的定位是政府管理文化市場化的一個工具,是文化產權資本化、要素轉化的一個平臺。同時也是普通民眾文化消費和投資的一個出口,它是起這個作用。

  文交所是國家文化戰略的一步棋,不是好不好,要不要的問題,而是如何把它做好,如何使它發揮這些功能。把文化轉化成經濟,它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文交所對各行各業都有好處,先不要抓住一點失敗就罵。
  文交所現在就像一架正要升空的飛機,尤其不要因為一架飛機的起飛事故,就簡單指責是飛機的問題?;褂鋅贍蓯羌菔輝鋇奈侍?,也有可能是指揮塔,甚至是天氣的原因。多方面的原因,更大的可能性是跑道。跑道代表著這個行業基礎。

  徐建雨:您剛才同時提到了為什么文交所要走大眾化,為什么它誕生在這個時間點。事實上,您也回答了為什么文交所會誕生在中國。

  彭中天:
對,文交所通過一系列的制度設計,將中國數千年積淀的文化資源轉化成財富,讓每一個普通公眾都可以享受。在這個過程中文交所創造了財富,拉動了消費,增加了投資渠道。并且由于自身的制度設計要求,催生了對產權、信用認證等一系列規范現有市場的內容,成為整個社會經濟轉型過程中的不可或缺的要素市場。
  相比于歐洲,中國被塵封的文化資源太豐富了。連國有企業脫困都要證券市場,我們的文化存量那么大,如果要變現,就必須證券化,讓公眾參與其中。如果沿用現有市場的業態,是玩不轉的。

  被否定的份額化大家都記住了,它是把一幅作品分拆,從降低了投資門檻,增加流動性。這次我希望文交所的主體是基金。跟份額化倒過來?;鷚彩墻檔土嗣偶?,只不過是幾個人湊錢組建一個基金,是反過來的份額化。所以我說的基金化是份額化的升級版,這也更符合文化的業態,讓專家替我們打工。

  文交所首先解決了文化的產權化和資產化的問題,在運營形態,先從份額化走到基金化,但最后必須是證券化,這是一條路徑。

  而證券化的好處是每個人都可以將自己的心理價位表現出來,參與競價,最后形成一個價格。就是便宜到一分錢的時候,每個人都有資格按照自己的心理價位投票,你投一分半,我投一分六。參與的人越多,這種心理定價的準確性就越高。當所有人都認為他只值一分錢的時候,拿所有整合起來,最終就是這件作品的價格。從理論上講這是一個多對多的市場,每個人都有投票權。相比與拍賣,那只有最后幾個人有定價權,這是兩種不同的定價體系,所以我把文交所的定價方式歸結為“商業民主論”。

  那么,交易模式的設計是不是讓大家能真實地反應,這個就很重要,怎么杜絕短期的炒作。這一切都取決于他的評估體系,鑒定體系。

  徐建雨:您能不能總結一下文交所這項制度安排的頂層設計?

  彭中天:
一句話就可以概括:國家轉型之核在文化、文化之核在產權、產權之核在定價、定價之核在交易、交易之核在信用。

  文交所是在這么一個框架之內運行的。它不是孤立的說要搞個文交所,搞一個藝術品份額化,增加一個投資渠道。不是的。所以政府要重視文交所,提供一系列的配套政策。比如說最基本的產權問題,沒有政府的配合就得不到?;?。再比如稅收的問題。

  徐建雨:這一句話同時回答了什么是文化經濟、什么是文交所、為什么設立文交所以及怎樣落實。您覺得整個文交所必須圍繞信用構建?信用是一個道德詞匯嗎?信用普遍缺失的情況下,文交所還玩得轉嗎?

  彭中天:
信用是文化經濟的核心問題,我用交易所的第四方定位身份打造一個封閉的信用認證體系是可能的。中介機構也好、基金也好、經紀公司也好,這些市場主體各自獨立的話都信用不夠,要增加信用就要大家串起來,在一個公開平臺上一起玩。而圍繞文交所這樣一個公開平臺,各方力量在這里整合才能打造出一個新的東西。

  有沒有信用都必須交易,就在當下某些人認為信用喪失的環境下,他每天也要參與各種交易。所以說交易是鋼性的,而信用的好壞只決定交易成本,成本才是經濟學中貫穿始終并可解釋一切的概念。信用必須通過交易逐步顯現與完善。甚至可以絕對地說:不交易就無法體現信用!

相關熱詞搜索:設計師 中天 解讀 文交所

上一篇:西沐:內地拍賣公司“進港”的符合戰略大勢
下一篇:文化部副部長趙少華:讓外國朋友零距離感知中國文化